此时的空地上,四周的低矮植物仍在随风摇曳,蓝色的细碎光尘就在叶晓的脚边四下纷飞。当叶晓拿出那把已经充能恢复的火鲨短剑时,红光与蓝光交相辉映的这片地域,立刻便充满了一种奇幻般的美感。

    叶晓自然没有时间关心这些。因为出乎他的意料,魔法陷阱发动的爆炸声远比预料的大,而在这个充满危险的地域,如此明显的响动很容易就会引来其它的元素魔兽。

    怎么回事?这种现象并没有记录,是不是绘制的陷阱阵出了什么问题?可是已经很小心了,看来还是把魔法陷阱阵看得太简单,真是大意了。叶晓思考着这些问题,警惕的观察着四周随时准备撤离。

    “喵哇——”

    犹如刺耳的婴儿啼哭声,忽然的就从叶晓的身后响起,然后就是一股凌厉寒冷的劲风朝着叶晓的后背袭来。

    叶晓立刻朝前仆倒在地,寒冷的劲风擦着他的脖颈出现在在他的视野中,一道冰蓝色的影子唰的一闪就在他身前不远处停了下来。

    叶晓立刻爬了起来,并把手里的短剑横在身前,一脸戒备的看着身前这头体长不足一米的冰蓝色猫科魔兽。

    双方正在对峙,猫科魔兽耸起了背,双肩的肌肉高高的鼓起,而叶晓则摆出了攻击姿态仔细的看着眼前的这头魔兽。

    毛发呈冰蓝色,体型矫健看上去像猫又有点近似猎豹,应该是冰属性的下级魔兽冰狸没错了。知道了袭击自己生物的确切身份后,叶晓稍微放松了下精神,却也因此感受到了脖颈处火辣辣的疼痛。

    受伤了?这家伙好快也好狠,差点就被它撕开动脉大放血了。叶晓暗自庆幸,却也不敢分神查看脖子上的伤口,只是继续一脸戒备的注视着眼前的冰狸,浑身上下也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脖颈处尤其明显,都有些发麻了。

    精神力涌动流向四肢,叶晓在积蓄力量,手里的火鲨短剑上,细密的鳞片状花纹也逐渐的亮起,溢满了红色的能量,同时亦有风萦绕在足下,随着快速靴子上的细密银色纹路越来越闪亮,有形有质的青色旋风攀升绕上了叶晓的小腿。

    魔兽天生的本能也让冰狸在同一时间选择了激发元素能量,弯曲紧绷的身体以及直立的毛发使得冰狸明显大了一圈,与周围完全不同的寒冷蓝光令冰狸的毛发显得更加晶莹美丽,仿佛是一根根竖立的水晶一样。

    而随着火系的红光与冰系的蓝光缓缓的朝着对方逼近,双方的身体就绷的越来越紧。

    叶晓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冰狸也开始极富侵略性的缓缓挪动,并自喉咙里发出了阵阵压抑的吼叫声。

    就是现在!

    双方几乎同时动作。

    叶晓猛地一踏地面,借着脚下青色旋风提供的强大推力,反握着手里的短剑狠狠的朝着正向自己扑来的冰狸挥去。

    高高跃起的冰狸发出一声急促刺耳的尖叫直奔叶晓的脸部扑来,红色的能量挤进了蓝色的雾状能量中,有着元素伤害能力的短剑却没有砍中冰狸的身体,而是被其踩住了剑身,准备二次借力扑向叶晓的头部。

    叶晓感到自己手里的短剑猛地一坠,感受到冰狸不可思议的灵活性,连忙甩动短剑调整冰狸的方向,并在同时猛地加大了对火鲨短剑的精神力输出,本来正在相互侵蚀角力的两种能量一下子就发生了剧烈的反应,红色的光芒骤然亮起并激烈的排斥着蓝色的能量。

    两种能量只僵持了一瞬间,爆炸的气流便自两者之间弹开了叶晓的身体,冰狸则顺势朝着爆炸的方向翻腾着落地。

    叶晓后退了两步,不停的甩动着手臂。虽然只是短暂的接触,冰狸身上的冰系元素却也让他的手臂感觉到了寒冷。

    但是叶晓没有停下来恢复,而是立刻就挥动着手里的武器朝着冰狸扑了过去。因为他相信,刚才的那一下爆炸带给冰狸的冲击力一定比他大,抓紧时间抢占先手便能锁定胜机。

    果不其然,相同的动作。

    但这一次冰狸却没有展现其惊人的灵活性而是被叶晓一剑劈飞,虽然还是被它按住剑身没有伤到本体,但这也表示了刚刚近距离的爆炸冲击波确实影响到了它的平衡能力。

    叶晓一击得手便得势不让人,双脚快速迈动速度极快的朝着尚在空中翻腾的冰狸追击而去。

    可是,尚在空中的冰狸,则又一次向叶晓展示了什么是惊人的灵活性与平衡感。

    弯曲身体抱成一团,冰狸像一团毛球一样在空中翻腾着,就在叶晓追赶到之前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力,并顺势踩在落点处的一颗树的树干上,锋利的抓子在碗口粗的树干上留下了几道抓痕的同时,扭转身体朝着叶晓反扑过来。

    但此时的叶晓已经冲到了附近,并再一次的朝着火鲨短剑猛地灌入精神力,散发着明亮红光的短剑就这么的朝着刚离开树干的冰狸挥去,眼看着便要将其斩于剑下。

    “喵哇!”

    似乎是感觉到了这致命的威胁,冰狸发出了一声短促刺耳的叫声,同时激发了体内所有的冰系元素。

    蓝光与红光再一次短暂僵持,又紧接着爆发。

    可这一次的叶晓早已做好了准备,又占据着先手的优势,虽然不可避免的被爆炸的气浪阻了下手中的动作,却还是几乎没有停顿的把手里的剑劈向了欲借着爆炸气浪遁走的冰狸。

    只见在气浪掀起的枝叶中,叶晓手里的短剑化为了一道红色光影,迅猛有力的劈中了尚在空中的冰狸,且余势不减的在其身后的一棵大树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黑色斩痕。

    就像是被一把巨锤砸中,冰狸急促的惨叫了一声,斜斜的飞出狠狠的惯到了地上,还余力未消的扑腾翻滚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

    叶晓并没有停,而是快速的激发靴子上的能量阵,几步便跨奔到冰狸的身前,用脚踩着已经奄奄一息的冰狸的脑袋,蹲下身子用手里的剑刺穿了它的喉咙。

    冰狸剧烈的抽搐着,被叶晓踩着脑袋的它只能发出并不清晰呜咽声。叶晓劈在它胸口上的伤痕连带着劈断了它的一个前肢,软趴趴的垂着,剩下的三个肢足则在不停的抓挠,但是无济于事。

    就在叶晓刺穿它的喉管的时候,它就已经无法再去控制体内的元素能量。只凭借蛮力的话,叶晓怎么也不会输给它,所以很快冰狸便停止了挣扎,静悄悄的死在了叶晓的脚下。

    叶晓深呼吸,只觉得浑身的血液流动的十分剧烈,心在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抬起头叶晓愣了下,发现透过这一路的狼藉,隐约可以看到刚才实验魔法陷阱阵的地方,而脚下,断枝残叶则撒了一地,不远处的树干上还能看到透着零星火光的伤痕。

    叶晓有些不敢相信,因为就在短短不到十秒的战斗过程中,两者的战斗跨度不仅超过了一百米,而且还造成了这满地狼藉的景象。

    但当叶晓回过神来时,浑身便开始无意识的颤抖起来。

    是的,叶晓在兴奋,且是无法抑制的兴奋。

    直到这一刻,叶晓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原本早在晋升为下级魔法学徒终于掌握到超凡力量的时候,叶晓便认为自己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完全的改变,认为自己已经适应了超凡力量所给自己带来的生理乃至心理的变化,直到实验魔法陷阱阵的那一刻叶晓还是那么认为的。

    可是,刚刚的一场战斗完全的改变了叶晓的想法和心态,因为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能做到这种地步,能亲手迅速的造成这种破坏。

    所以他兴奋,他狂喜,乃至疯狂大笑:“哈哈哈……就是这样!这力量,这速度,这种感觉才是我想要的。”

    在这无人注目的区域,叶晓放肆的笑,张狂的笑。

    没有人可以体会他此时此刻的心情,就像没有人会知道这件事会给叶晓带来多大的影响一样。

    但身处在危险的任务区,叶晓并没有一直沉浸在这种状态中,而是快速地将冰狸的尸体处理完毕,又重新回到了实验魔法陷阱阵的那块空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