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管闲事,佩索。”布兰科明显有些忌惮。

    “管的可不是闲事哦。”声音熟悉,叶晓有些头痛了。

    果然,叶晓转过头就看到一男一女直接无视围在他边上的几人,走到身旁隐隐的把他拱卫起来,其姿态显示了其态度。

    那个名叫佩索的男人有着一头柔顺的银发,此刻正用他那深邃的蓝眼睛挑衅的看着对面的布兰科,至于那个女人……

    白皙的脸,迷人的眼。毫无疑问这是个极美丽的女人,穿着紧身却不暴露,皮裤下的双腿白腻修,长个子也很高,站到旁边比叶晓都要高出一丝。她毫不理会身后几人的面对着叶晓,伸出细长匀称的手摸着叶晓的脸,明媚的眼饱含笑意,弯弯的勾人心魄。

    “来,让我看看有没有伤到那里。”她摩挲着叶晓的脸颊,稍微低了低头,挺直的鼻梁可爱的蹙了蹙,性感饱满的红唇朝着叶晓凑了过来。

    好大。叶晓顺着她的动作低了低头,便看到了领口下的一抹雪白,在心里赞叹了一句后立刻后退了一步,同时转过头看向他处。

    捂着嘴笑了笑,她的眉眼弯的更加诱人了,然后她转过身看着布兰科,表情冷淡的问道:“你们猎耳找我们红色荆棘麻烦是准备开战了?”

    “我什么时候找你们麻烦……”布兰科正在打量着她曲线美好的身材,闻言无法保持沉默立刻皱眉回应道,可话到一半他突然醒悟过来,指着叶晓说道:“他什么时候成你们的人了?”

    “我说是,就是。”她完全不讲道理。

    “他可杀了我们的人。”布兰科说出他的理由。

    “哦?”她转过头看着叶晓,又露出迷人的笑。

    “真是了不起,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她赞叹着夸奖了一句,叶晓扯着着嘴角僵硬的一笑,她眼中的笑意更浓了,惊人的魅力引得周围几人频频侧目。

    “那又怎么样,一定是你们的人不对在先。”她简直是在仗势欺人。

    “你……”布兰克大怒,佩索立刻走到他的前面,堵住了他的动作。

    “好,你就躲在你妈妈的肚子里一辈子,下次不要让我在外面看到你。”布兰科指着叶晓怒道,然后他就卡壳似的楞了一下。因为他看到了叶晓的眼,紧紧盯着他,却又隐隐将他们全都囊括在其中充满冷静思索的眼。

    布兰科自问也算是见过不少被他威胁过的人,他们的反应总体不过两种——畏惧和愤怒,即使用其他的情绪例如冷静作为掩饰,却还是这两种情绪居多,但他从来没有见过像这种充满思索准备进行什么的情绪。

    不,不对!笑?他竟然在笑?布兰科敏锐的感官让他捕捉到了叶晓细微的情绪变动,但他却认为这是错觉,因为他确实不了解叶晓此刻的心情。

    叶晓确实在笑,因为他没想到,最理想的情况竟然真的就发生了,布兰科竟然真的就为了魔法陷阱阵而选择了杀人灭口。

    那么只要杀了你们,不就没人知道了吗。叶晓开始思索,思索着把他们全灭的办法,所以布兰科才会看到那样的眼神。

    到底是为了什么?布兰科此刻在想为什么叶晓会受到红色荆棘的庇护。

    难道她们也知道?布兰科有点怀疑同时招呼着手下准备离开。

    “这就想走了?那我也告诉你,也别让我在外面碰到你们。”女人有时就是这样,不得理也不让人。

    叶晓抬起头,正好对上她的眼睛,然后她笑着眨了眨明媚的大眼睛,冲着叶晓抛了个媚眼,叶晓笑,只能笑。

    布兰科暴怒的猛回头,刚好看到这一幕,一个一箭双雕的计划在他的心底形成,而后他看着她那曲线玲珑的身材,垂涎又满怀恶意的想道:原来喜欢这臭小子。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落到我的手里。

    可是他却不知道,身旁的佩索正把他的表现看在眼里,隐晦的杀意在眼中一闪而过,布兰科忽然感到了一阵寒意。

    “走。”布兰科暼了佩索一眼,发现对方正老神自在的看着天空,然后他又深深的看了叶晓一眼,领着手下干脆的离开了。

    “这次真是谢谢你了,伊莲姐。”叶晓走过去,笑着表示感谢。

    “这是小事。”她颇大度的摆了摆手,然后用绿色的眼睛盯着叶晓的眼,郑重其事的邀请道:“果然还是应该来我们这边吧,让我罩着你的话不是可以省掉很多的麻烦。”

    叶晓看着这个亚麻色头发的高挑美女,心怀感激的同时又有些戒备,因为对方的好感来的毫无根据与预兆。

    就在十几天前,这个名叫伊莲的美女迈着款款的步伐,走到正在酒馆里独自一人的叶晓旁边,自来熟的跟叶晓搭讪攀谈,还发出了邀请。

    叶晓并没有答应,因为他在她身上得到了一种很特别的感受。她不像是这里的绝大多数人一样,她应该是清楚的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她来囚笼应该是刻意的经过安排的。

    以上便是叶晓在与她攀谈过程中所感受到的,至于是不是她故意把这些讯息泄漏给自己的,叶晓也不是很清楚,但这明显是两个大势力的暗中争斗,叶晓并不想掺合其中,反倒是有了坐山观虎斗的想法,对于逃出去的信心也因此更加的充足了。

    所以这次叶晓还是拒绝,伊莲倒不是很失望,而是明显的对叶晓的兴趣更浓了。那强烈的好奇心出现在那张美丽的脸上自然是魅力四射,叶晓自是无法抵挡,简单的对佩索表示了下感谢,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你知道,我们不能太张扬,不然可是会很危险的。”佩索眼看着周围没有人才说道。

    “我跟他是一起来的。”伊莲看着叶晓的背影,所说非答。

    “嗯?”佩索有些迷糊。

    “同一艘魔法飞艇。”伊莲解释道,同时看了看佩索,发现对方正在耐心的倾听自己的话,才接着说道:“来的时候,有人闹事,死了人。你知道,这种事每次都有,但这次不一样。”

    “哦。怎么不一样?”佩索适时的发出了自己的疑问。

    “有人不服气,要闹事。这种事情当然不允许,况且这次的执法官脾气特别不好,相信你也知道。”伊莲不紧不慢的说,佩索耐心的听。

    “当时我就在场,而他正在跟那个家伙呃……记不住名字了,反正他们两个正在打架。”伊莲笑了笑,是真的感到好笑样子,顿了顿接着说:“就是你一下我一下的打,那家伙明显比他大了一号,但他并没有太吃亏,他打起架来很凶,那眼神疯狂的连我都有些诧异,但最终他活下来了,而以前像这种情况,双方都死定了,况且还是这个执法官。”

    “怎么做到的?”佩索开始感兴趣了。

    “当时执法官站出来,喊了句让双方都住手。”叶晓的身影已经消失,伊莲转过头看着佩索的脸说道:“当时双方的情绪都很激动,怎么可能都住手呢?当时我也是这么想的。”

    “以为会像以前一样,看场好戏,但……”伊莲忽然挥拳朝着佩索的脸打去,佩索连忙侧身躲了过去。

    “当时就是这样,但他没有躲,他一听到有人喊住手,立刻就停手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伊莲站在那里像是在回忆:“那一拳打得相当重,他直接就飞出去了,然后执法官直接没有管他,而是杀了那个家伙。”

    “够疯狂,能克制。这种人在那种情绪情况下,都能冷静的判断观察形势,你说是不是值得另眼相看。”伊莲说到这已经开始笑了,而佩索也认同的点了点头。

    “那像你就说的那样,这家伙态度一定很强硬,人也很聪明,他明显对我们有戒心,那你还拉拢他做什么呢?”佩索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那我们有损失什么吗?”伊莲问。

    “那倒没有,反正在安全区他们也不能拿他怎么样。”佩索有些恍然了。

    “而且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伊莲兴奋的笑道:“他跟我可不一样,可是现在已经是下级魔法学徒了。一个多月就能修炼到这个地步,说明他很刻苦,而能杀死同级的对手,又说明他很有天赋。”

    “而现在最关键的一点是,他有秘密,他有什么东西被布兰科他们惦记上了。”伊莲的眼中闪着睿智的光芒,同时还带着强烈的好奇心。

    “你怎么知道?怎么看出来的?”佩索真的是有些不明所以了。

    “你想一下,如果真的只是杀人报仇,直接在任务区伏击不是更加的隐蔽有效吗?在安全区堵人,明显是想从人家那里得到什么,还以为能骗得了我,真是愚蠢!”伊莲耐心的解释道,同时看着远方感慨道:“我很好奇,也很期待。他以后能走到哪一步,如果他死了我们无所谓,因为没有任何损失,但他只要是活下来,就一定能给我们提供帮助。”

    “真的无所谓?”佩索看着伊莲充满兴致的脸小心的问。

    “可能……”伊莲迟疑了一下,然后两根纤细的手指靠的很近,做了个比喻道:“可能会有点难受,就这么点。毕竟这么有趣的人太少见了。”

    “怎么不说你喜欢他。”佩索有些吃味的撇撇嘴。

    “有吗?”伊莲转过头笑容灿烂,表情显得十分俏皮可爱,佩索痴痴的看着,真是有些嫉妒了。

章节目录

我在全球游戏植树种田免费阅读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斗罗:地狱开局,求娶比比东最新章节 我罗辑,三体CEO,称霸诸天!右手的鱼 骑砍:汉匈霸主可能要无 书香墨客 文学之旅 文学之宫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独孤文学 书海之音 新中国足球免费阅读 魔方空间,我能锚定未来最新章节 全球人类缩小的设定充满了悬念和谜团 森嶼小说网 美利坚名利双收白色十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