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的傍晚,许文秀在外头接待来贺喜的人,桑枝夏沉沉睡足了十个时辰,才终于睡够了似的艰难地掀起了眼皮。www.chunhui.me

    徐璈趴在床边睡着,察觉到手中握着的指尖动了,触电似的抬头,看到桑枝夏立马说:“枝枝你先别说话,我这就去给你倒水。”

    温热润喉的水是一直在桌上备着的,徐璈自己先抿了一口确定不烫,才扶起桑枝夏让她慢慢地喝。

    一杯水下肚桑枝夏喉间的燥热缓和不少,她只觉得全身酸痛,但一直沉甸甸的腹部轻巧了许多。

    愣神似的眨了眨眼,桑枝夏恍惚想起之前的事儿,茫然的视线在屋内转了一圈,奇道:“孩子呢?”

    徐璈像是突然被问住了,脊背莫名一僵后解释说:“两个孩子都好,在边上有人看着呢。”

    “枝枝你饿了吧?厨房备着吃的,我现在就去给你拿?”

    桑枝夏暂时还没觉得饿,靠在软枕上懒懒摇头,眼里闪烁着亮晶晶的期待:“我不想吃东西。”

    “你去把孩子抱来我瞧瞧?”

    桑枝夏醒了,徐璈飞走的魂儿也终于回来了。

    这个刚当爹但疑似忘了孩子的人,后知后觉地想起了自己的娃,走进隔壁伸手就要一手一个。

    守着摇篮的谢夫人吓得站了起来:“姑爷,孩子还小见不得风呢,你这是要抱着去哪儿?”

    徐璈熬得双眼通红,眉眼间却带着笑,看得出抱孩子的姿势不太熟练,但仗着自己手大力气大,一手一个看起来倒也稳当。

    屋里的两个奶娘看得心惊胆战,谢夫人也满脸紧张。

    徐璈浑身僵硬,但隐藏之下竭力装出了游刃有余,解释说:“枝枝醒了,想看看孩子。”

    “我抱过去给她看看。”

    谢夫人一听桑枝夏醒了面露欢喜,当即就伸手说:“那你把孩子给我一个,我抱着跟你一起过去。”

    徐璈不动声色地把手往后缩了缩,不露破绽的镇定之下,有些说不出的不好意思:“岳母放心,我抱得住。”

    谢夫人面露为难。

    徐璈忍着羞愧说:“我还没仔细瞧过呢,我抱抱。www.yayan.me”

    谢夫人错愕地张了张嘴,眼睁睁地看着徐璈把往日一步的路拆成了三步来走,小心翼翼地抱着孩子走了出去。

    奶娘不是很放心,小声说:“谢夫人,咱们要跟上去吗?”

    这当爹的一天一夜都没想起来孩子的事儿,就这么让他抱走了合适吗?

    谢夫人脚下不由自主地一动,可步子还没迈出去就戛然止住,失笑道:“罢了。”

    “人家小夫妻稀罕稀罕孩子,我们跟过去搅和什么?”

    “你们就在这边候着,耳朵灵醒些,万一那边叫人了赶紧过去,我去厨房看看吃的。”

    桑枝夏累了一天睡了一天,还没怎么吃过东西呢。

    屋里的桑枝夏一点儿没觉着饿,看着并排放在床上的两个小娃娃,神色复杂。

    桑枝夏指着粉色襁褓里正在砸吧嘴的说:“这真是闺女?”

    “是不是弄错了?”

    谁家小闺女长得黝黑发黄还没几根头发???

    闺女长这样还得了?!

    徐璈落在女儿身上的目光极尽温柔,宛如眼前的不是个皱皱巴巴的小猴子,而是个什么飞天而下的小仙女,声音柔得能掐出水来:“当然是女儿。”

    “枝枝,咱家的女儿是姐姐呢,是咱们的嫡长女。”

    桑枝夏不忍直视地吸了口气,目光转向一旁的水蓝色襁褓,表情挣扎:“这个真的是儿子?”

    “徐璈你要不再仔细看看,我觉得这个才是闺女。”

    尽管一母同胞同时出生,但这个号称是弟弟的崽儿,不管是五官还是皮肤都自带柔光。

    没有皱皱巴巴的,不发红也不发黄,胎毛浓密发黑,小脸白嫩,这真的不是闺女?

    桑枝夏眼里堆满怀疑,揪着襁褓的一角开始挣扎:“这才是女儿吧?要不咱们再确认一下?”

    “女儿长这样多好看,这……”

    “我们的女儿很好看。”

    桑枝夏:“……”

    徐璈不容置疑地强调:“枝枝,咱们的女儿是最好看的。”

    桑枝夏毫无征兆被来自父亲的盲目自信冲了一脸,短暂的愕然后不信邪地飞起了眉毛:“不行,我要亲自确认一下。”

    “你说的我不信!”

    非常倔强的桑枝夏非要亲自核对一遍,面对确实无误的结果,桑枝夏在欢喜过后陷入了一言难尽的沉默。

    桑枝夏心情复杂地看了眼俨然变成傻爹的徐璈,口吻微妙:“都说女大十八变,这话应该不是骗人的吧?”

    徐璈的食指被眼都没睁开的女儿握着,笑得满眼痴傻。

    桑枝夏接着说:“我之前觉得吧,小富即安,银子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差不多够花就行。”

    徐璈继续傻笑。

    桑枝夏幽幽叹气:“我现在觉得,这个想法或多或少是错了的。”

    如果她和徐璈的女儿不幸长成了个小猴子!

    那银子少了绝对不行!

    长得不好看就算了,但是必须有钱!

    有很多很多花不完的钱!

    桑枝夏望着风格迥异的姐弟俩长久无言,觉得儿子在胎里真的是抢走了女儿的盛世美颜,甚至想抓起来打屁股。

    徐璈乐得龇出了大牙,轻而又轻地在女儿的小脸上滑过指腹,大手轻轻地抚着儿子的胸口,声调柔柔:“枝枝,这是我们的孩子。”

    桑枝夏怔然而笑。

    徐璈一手一个小娃娃,闭上眼笑得志得意满:“这是融合了我们血脉的孩子。”

    这么小这么柔弱的小东西,是他们的。

    以后这两个小东西会慢慢长大,会在蹒跚学步后咿呀出声,会抓着他们的手迈步往前……

    徐璈眼眶无声泛红,看着两个小家伙都睡实了,揽住桑枝夏低头在她的眉心轻轻一吻:“枝枝,谢谢你。”

    刚出生的孩子每日除了吃就是睡,除了吃饱睡足外再无旁的烦心事儿。

    可桑枝夏觉得自己不行,她过不了这样的好日子。

    因着是双胎的缘故,许文秀等人一番协商后,非逼着她坐足双月子休养,把人摁在屋里就不许动弹。

    桑枝夏被关得骨头都冒懒气了,歪在椅子上一手晃着一个摇篮,长长叹气:“我真的不可以出去走走吗?”

    谢夫人想也不想地说:“走?这屋里装不下你了?”

    桑枝夏无言以对。

    谢夫人总算是在欢喜过后想起了秋后算账,手指一抬就戳在了桑枝夏的脑门上:“仗着姑爷宠你,你也太胡来了。”

    “怀着的时候肆意,生的时候胆儿大,坐月子的时候也不老实,昨晚闹着要沐浴梳头的是不是你?”

    “你出去打听打听,谁家的新妇能肆意成你这样儿的?你不怕姑爷和亲家母对你有意见?”

    谢夫人谨小慎微半辈子,说话办事儿都得慎之又慎,唯恐一言不合犯了忌讳。

    然而桑枝夏的活法远远违背了她的过往认知。

    谢夫人又是欢喜桑枝夏遇上了好人家,得了个好依靠,又是惶恐生怕桑枝夏会失了这样的福气,喜忧掺半之下忍不住微微叹气。

    “换作在京都,姑爷这样的好人物身边不说美妾环绕,也不会少了伺候的人。”

    “如今姑爷的房中就你一人,你既是嫡母正室,就合该再稳重些,好生拢着姑爷的心思,否则万一被人抓住了把柄,对你来说岂不是天大的麻烦?”

    谢夫人所言字字肺腑,桑枝夏听完却只是懒洋洋地笑:“娘,徐家祖训非婚后五年膝下无所出外,不可纳妾,这我不是跟您说过吗?”

    “规矩是死的,人的心思才是活泛的。”

    谢夫人恨铁不成钢地剜了桑枝夏一眼,低声道:“姑爷是你的依靠,你不许太任性了,记住了吗?”

    以夫为天是谢夫人根深蒂固的想法,这一点桑枝夏改变不了。

    不过说到见异思迁纳妾添房……

    桑枝夏要笑不笑地看了一眼进来的人,揶揄道:“孩儿他爹,你以后想纳妾坐享齐人之福么?”

    徐璈端着许文秀熬的补汤进屋,眉梢一挑微妙道:“我犯什么错了,你想休夫?”

    epzww.   3366xs.   80wx.   xsxs

    yjxs   3jwx.   8pzw.   xiaohongshu

    kanshuba   hsw.   t.   biquhe.

章节目录

凯翼文学 这个主持人太专业最新章节 不正经御兽 极光之意免费阅读 武侠江湖里的青衫客免费阅读 活力文学 文学之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小说天堂 灵魂小说 文学之泉 一人:功法全靠小猫咪带给我全文阅读 我在西游镇守天牢免费阅读 危机处理游戏最新章节 你是我老婆?请证明免费阅读 冷眸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