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渐浓,沿街商铺点起了灯笼,烛光在夜色中微微荡漾,光影闪烁不定。www.yileiwx.com

    崔鸣珂双手扶着车窗边沿,巴掌大的小脸微微仰起,额前几缕碎发轻轻飘过,整个人仿佛一尊易碎的琉璃像,美丽又脆弱。

    被她这样眼睛红红地望着,李琰的心都要碎了。

    此时二人的手都放在车窗边沿,窗子并不大,李琰宽大的手掌几乎要贴上她的指尖。

    他一时情急,大着胆子直接握了上去,将她冰凉纤细的手指拢进掌心。

    “九娘,谁欺负你了?”

    李琰幽黑的眸眨也不眨地盯着她,表情严肃又威凛,“告诉我,我去帮你教训他。”

    崔鸣珂被他抓住手的那一瞬,心跳突然快得不成样子,理智告诉她这不合礼数,但她此刻却又无比贪恋这一抹温暖。

    她的指尖蜷在他掌中,只是轻轻动了动,却没有挣脱。

    她勉强自己冲李琰摇了摇头,“我……没事,就是在长公主府画画太久,有点累了。”

    “真的吗?你别骗我。”

    李琰忽然凑近,与她的脸庞贴得极近,极具侵略性的目光扫视过她脸上每一处,“那你怎么哭了?”

    眼睛红红,鼻子也红红,看着就让他心疼。

    崔鸣珂唰地抽回了手,身子向后,退回车里。

    “我真的没事,郡王快去忙吧,我该回家了。”

    在李琰依依不舍的目光下,崔鸣珂狠狠心关上了窗,吩咐车夫往前走。

    一回到崔家,崔大夫人就立刻赶来询问,“你今天在长公主府都做什么了?长公主可喜欢你?”

    崔鸣珂白着一张脸,语气平直毫无感情的道:“我为长公主作游园图,耿小侯爷丢蛇吓我,还说在我的汤里放了虫子。www.yibaiwx.com”

    她扭过头直勾勾看着崔大夫人,“母亲,你觉得这种人我能嫁吗?”

    崔大夫人眉头紧皱,脸色变了又变,绞尽脑汁找借口:“这个,耿小侯爷年纪小不懂事,可能是跟你闹着玩呢?你比他大两岁,应该多包容体谅……”

    “那他在大街上送我一只死鸟又怎么说?”

    崔鸣珂实在忍不下去了,为什么到这个时候,母亲还要向着长公主府说话?

    崔大夫人支吾着,心虚地移开目光:“他,他身份尊贵,又从小不在父母身边,疏于管教,所以才会没轻没重……等你们成了亲就好了,成家立业嘛。”

    崔鸣珂垂下眼,“我累了,母亲请回吧。”

    崔大夫人此时终于看出女儿的憔悴,不走心地安抚了几句,末了又道:“九娘,你可是崔家长房嫡女,外面多少人家想娶都娶不到你呢。长公主既然瞧上你,那就是喜欢你,她肯定会对你好的……”

    崔鸣珂一言不发,像个僵硬的木偶,崔大夫人只得讪讪收声。

    *

    李琰心事重重地回到郡王府,和云太妃一块用饭时,也是魂不守舍的模样。

    “表哥怎么了,差事办的不顺利?”

    柳儿给云太妃和李琰各盛了一碗汤,给李琰那碗多舀了几个丸子,含羞带怯地放到他面前,语气柔柔地关怀着。

    然而她注定是媚眼抛给瞎子看,李琰满脑子都是崔鸣珂泪光楚楚的模样,根本没注意汤是谁盛的。

    直到云太妃也问了一句,李琰这才抬起头恳求道:“娘啊,我的亲娘,您再帮我想想办法,九娘都答应嫁给我了,咱们得快点上门提亲啊。”

    云太妃现在最怕听“提亲”,捂着额头无奈道:“我也想啊,可是我连崔家的门都进不去,我怎么帮你?”

    李琰蔫头蔫脑地戳着饭菜,在外面威风凛凛的小郡王,回到家就成了为情所困的傻小子。

    柳儿看在眼里,心情十分复杂,对那位未曾谋面的崔九娘又羡又嫉。

    *

    长公主府里发生的事,很快通过玄衣卫安插的眼线,传到了商渡和姜穗宁耳中。

    “太过分了。”

    姜穗宁气得在地上直转圈,小脸紧绷,难掩怒意。

    “姓耿的真是个小畜生,他把九娘当什么了?”

    她在商渡面前站定,气鼓鼓的道:“你快查他呀,他这么变态,我不信他以前在京城就老老实实待着,什么坏事都没做过。”

    “在查了,你先别急。”

    商渡将她搂过来坐进自己怀里,不轻不重捏着她的肩膀哄道:“穗穗莫生气,气出病来无人替。”

    姜穗宁头靠在他胸前,听着男人沉稳有力的心跳,焦躁的情绪渐渐被平定下来。

    她不好意思地问:“你会不会觉得我太多管闲事了?”

    商渡反问:“我最好朋友的终身大事,怎么能叫闲事?”

    他捏了下姜穗宁的脸颊,语气柔和,“穗穗只是在提前履行我家女主人的职责罢了。”

    姜穗宁被他逗笑,小声嘀咕了一句厚脸皮。

    商渡只当没听见,还认真地点点头总结:“看来郡主娘娘也是做当家主母的好料子,以后咱们家的人情往来就交给你了。”

    “那当然,毕竟我有过经验了嘛。”

    姜穗宁不过脑子里来了一句,说完就感觉身后的男人一僵。

    商渡从后面环住她,无奈道:“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姜穗宁自知失言,转过头试图讨好他,结果不小心一抬头,唇瓣恰好贴上他喉结的位置。

    微微突起的软骨滑动了一下,男人眸色瞬间变得幽深,呼吸也带上几分粗重。

    商渡稍一低头,就准确无误地找到她的唇,开始慢条斯理地品尝唇上的口脂。

    “唔,桂花味儿的?”

    “太浓了,喧宾夺主,下次换一个。”

    等到姜穗宁红着脸推开他,商渡唇角也沾染上了一抹薄红。

    姜穗宁忍不住指他的嘴角,却被商渡捉住指尖轻啄,“穗穗帮我擦干净。”

    他自己则用拇指指腹轻轻摩挲她的唇瓣,将凌乱的口脂重新晕染,满意地点点头,“这样好看。”

    姜穗宁眼珠一转,故意把他唇上沾的口脂也涂匀,衬在冷玉般的面庞上,平添了几丝妖冶,越发勾魂夺魄。

    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又几乎同时笑起来。

    商渡无奈地点点她眉心,“就你促狭。”

    姜穗宁摇头晃脑道:“古有张敞为妻画眉,今有我为督主抹唇,怎么不算是佳话呢?”

    “穗穗说错了。”

    “哪里错了?”

    “应该是为夫抹唇,这样才对仗。”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好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

    epzww.   3366xs.   80wx.   xsxs

    yjxs   3jwx.   8pzw.   xiaohongshu

    kanshuba   hsw.   t.   biquhe.

章节目录

人在港综,你管这叫卧底?不吃葱花 来地球,都文明点!最新章节 变成最后一条龙后我被献给了反派 斗罗大陆之我的魅力超级强曹贼不会输 从公里外的桃花坞开始雨田日月 书海之潮 诗意世界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思 书海之旅 文学空间 素爱文学网 我能修改现实难度免费阅读 我的海岛通现代免费阅读 福利系神豪百度百科 仙邪武道,从捡经验开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