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第二座石碑显化,天渊之内一片寂静。

    苏铭望向天际,静静看着那里,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开口道:“炎修又是哪位?”

    他看向刘黑手询问。

    刘黑手看他却像是看怪物一样道:“大哥,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大玄天的人!”

    苏铭道:“我战神殿隐世而居,只顾修炼,顾不上管其它!”

    他也没说什么,只是道:“炎修乃是朱雀后裔,是这一族血脉最强之人,不出意外的话,也就是下一任的朱雀族长!”

    “原来如此!”

    苏铭想起了他在东域捡到的那头小朱雀,神灵海之后被接回了南域。

    刘黑手沉吟了一会儿接着道:“不过说起来还挺有意思的,这位朱雀后裔之前丢过一段时间,这一族曾悬赏重金寻找,最后却是在东域找到的!”

    嗯?

    苏铭一愣,难道之前那头小朱雀就是这炎修?

    朱雀一族的女人接回他的时候,还给过自己一根真羽,按照古青阳所说,这真羽极其珍贵,能为他送出这根真羽,多半是了。

    “这么个小宗门竟然敢绑架朱雀传人,要是说背后没有指使,鬼都不信!”苏铭想起之前那些事,却没有说什么。

    不过他之前也没发现那朱雀这么强,当时好像才化海,怎么就创造了记录!

    随后苏铭接着问道:“冥空又是哪位?”

    “这个不知道!”

    刘黑手摇头。

    苏铭思索,缓缓收回目光也没再说什么,不过刘黑手却不安分了,凑了过来道:“大哥,你要不要弄个记录玩玩,奖励很丰厚的,或者去打破那些记录,奖励更丰厚!”

    “什么意思?”

    “如果你打破了他们创下的记录,你得到的奖励会比他们的更加丰厚,或者你还可以选择挑战前人的记录,或者天渊有史以来最高的记录,那样的奖励绝对逆天,能得到上古经文都说不一定!”

    刘黑手在撺掇苏铭去挑战。

    苏铭看了他一眼,不等回应,接着道:“而且不麻烦,只要你心念一动就可以去到那些记录碑前,直接挑战就行!”

    “再说吧!”

    苏铭没有多说什么,时间还很多,这种事不用急。

    目光看向远处,按照古青阳所说,天渊中有许多奇特的地方,可以帮助修行。

    现在的他已经不用刻意去让化身与神魂相融,只需要等待它们自己去融合即可,现在要做的是自身的修行。

    或是速度,或是力量,也可以是修行道则术法,在破入王境之前尽可能做到无缺。

    在此之前他想增强自己的肉身,虽说元神意志才是根本,可没有肉身承载,很多时候也只是无根之萍。

    想到这里,苏铭看了一眼刘黑手道:“我要去修行,你有什么打算?”

    “暂时没有,我就先跟着你吧!”

    刘黑手开口,倒也干脆。

    苏铭却露出疑惑,这不符合他的风格,按照他的习惯,来到这种地方完全就是放虎归山,不知道多少生灵要遭殃。

    结果他从进来之后,就一直跟着苏铭,如果不是他盯上了自己,那就肯定是有事。

    一时间苏铭看向刘黑手道:“你是不是惹什么事了?”

    嗯?

    此话一出,如醍醐灌顶,刘黑手的脸上明显露出诧异,却很快平复下来。

    “没有啊!”

    “那你还跟着我!”

    “这不是被你的英姿吸引,想着跟你多学习学习,亲近亲近嘛!”

    “是这样吗?”

    “那肯定啊!”

    苏铭白了他一眼,没有再说什么,不过他可以肯定这货绝对有问题!

    不过他也不管了,根据古青阳所说,天渊往南,有一片区域,那里禁锢了一切灵力,所有术法宝物皆是无用,最适合锤炼身躯力量。

    随即他动身朝着南方而去,刘黑手跟在后面,什么也没说,横跨万里,远远的苏铭见到一片山岳耸立。

    随着他不断靠近,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灵力被压制,那种感觉很奇特,当他进入过一定区域之后,灵力却全都沉寂下来。

    身体里明明有磅礴的灵力,却调动不了分毫。

    刘黑手也察觉了这里的奇特,不解的道:“那些充斥着各种道则的神土不去,偏要来这种鬼地方干嘛,连灵力都用不了!”

    “我让你来了吗?”

    苏铭只是淡淡一句话,刘黑手顿时闭上了嘴。

    而他越是这样,苏铭就越觉得这家伙有问题。

    然而随着他来到这片区域,他感觉仿佛有一座山岳压身,每一步落下都极为沉重,不动用灵力,仅凭自己的肉身力量来抗衡。

    这样的方式最简单直接,都不用刻意做什么,单是承受这些压力都是修行,要是有力气再在这里散个步,效果就更好了。

    他想要在成王之前,将自身力量锤炼到极致,以最完美的状态破入那个境界。

    可是随着苏铭的深入,刘黑手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滚落,无形中承受的那些压力,让他喘不过气。

    “好好的修行不行吗?非要来这里找不自在!”

    苏铭没有理会,走累了便席地而坐恢复体力,这样循环往复,的确感受到了明显的效果,甚至还有余力,在某一刻,他竟开始以肉身之力去撼动一旁的山岳。

    看着这些刘黑手彻底懵了,在这里待着就已经够费劲了,结果他居然还在这么折腾……

    “你们这些圣地传人,还有正常人吗?”刘黑手说着,随后他坚持不住道:“我实在扛不住了,我还是去换个轻松点的修炼方式去!”

    苏铭闻言,却已经不再去理会他,反正这祸害爱去哪去哪,而且滑溜的很,一旦出现情况跑的比谁都快,倒是不用担心他出问题。

    而此处无人,苏铭也能够安静的在这里修行。

    经过这段时间,他也发现了问题,他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之前并非就已经接近极境,只是他的提升越来越慢,越是往后越发显得艰难。

    想要打破极限并非易事。

    可那种变化却让人欣喜,哪怕只是多了一点变化,那种感觉都是难以言喻,整个人的状态在这个过程中逐渐的强大。

    都说造化与王境相隔如天堑,无法跨越,可他现在却觉得这种差距似乎并非不能弥补,只是还需要一些时间去跨越。

    若真到了那一步再成就王境,那时将会截然不同,他也开始渐渐明白为什么过往出现过强大的王者中,很多都是出自天渊了!

    ……

章节目录